• 宠妾灭妻?这首辅夫人我不当正版苏青玉云奕霄章节

    云奕霄看着苏青玉真的蹲下身子要给她检查脚,气的她在地上直蹦跶,索性踢踏上拖鞋,走人了。林毅从始至终眼睛都黏在了云奕霄身上,扒都扒不下来。主要是平日里看着小慕四就觉得他白白净净,好看的不得了。这个时候知道她是女人,那一头黑色如海藻一般的黑发垂在腰间,更加的美丽动人了。苏青玉站起身子就看见林毅还歪着身子看向门口。没好气道:“看什么呢!”林毅被震耳欲聋的声音吼的耳朵都有些耳鸣了,一时间脑子短路。对着苏青玉脱口而出:“看看能不能做老大你的妹夫。”“找死?”林毅嬉皮笑脸的往外跑,突然想到了什么转头对着站在原地的苏青玉道:“哥,再见!”见苏青玉真要在原地抓狂,连忙关上门头也不回的跑远了。苏青玉双手叉腰心口间烦闷的厉害,索性从口袋里掏出烟盒拉开窗户抽闷烟。......夜深人静。云奕霄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。她将被子一会儿蒙在头顶一会儿裹在身上,就算是全身上下沾染了苏青玉的气息,她依旧是毫无睡意。索性她穿鞋下床,踮着脚悄悄的开门溜了出去。空无一人的走廊里静的出奇,黑色的长发从她背后滑至胸前,她贴着墙溜到了隔壁房间门前。握着门把手轻轻转旋转。门开了。黑暗中她露出了一抹狡黠的笑意。就算是男孩子,也要保护好自己呀~她听着不远处有脚步声,慌忙闪进了苏青玉的宿舍。透过窗户外面的月光,她看着床上平躺的人,一时间心里五味杂陈。没关系,十年她都等来了,她迟早要将他勾到手。这个男人,她要定了!云奕霄悄咪咪的来到窗前,她看着熟睡中的男人,目光赤裸裸的在他脸上巡视一圈,最后脱鞋上床。像小时候听完黑鹰叔叔讲完恐怖故事那样,躺在男人胸膛前,双手死死攀着他。恨不得将自己娇小的身子嵌在他宽大的身体里。男人似是被压倒了,眉头蹙了起来,下意识搂住了她的细腰,无声的轻拍着她的后背,似是安抚着她。云奕霄忍着笑意,耳朵贴着他的胸膛,没一会儿熟睡了过去。晨曦初上。苏青玉醒来时就闻到了熟悉的清香味,时时刻刻刺激着他的神经。他的大手还覆在怀中人的细腰上,甚至云奕霄因为睡觉,衣服溜上去了一小截。手掌毫无阻拦的贴在她柔嫩的肌肤上。苏青玉双手抬起,想将怀里的人从自己身上放下去,他刚动了一下,云奕霄不满的双手搂着他的脖颈,埋头蹭在他的胸膛。惹得他身子暮的一僵,再也不敢乱动。这丫头到底什么时候跑过来的,以后是不是要锁门?“哥,我还没有睡饱。”怀中的人声音里带着没有睡醒的朦胧。苏青玉认命的头倒回了枕头上,长出了一口气。习惯真可怕......云奕霄大概是身子睡的有些麻了,转而翻了个面,差一点从他身上掉下去。苏青玉眼疾手快的将人捞了回来,重新抱回了怀中。发丝根根缠绕着他露在外面的手臂上,他只觉得所有的感官都被眼前暧昧的场景刺激的要发疯。云奕霄这一觉睡的很踏实,再睁眼的时候只有她自己一个人躺在床上。她撇了撇嘴。这人是什么时候醒的?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?云奕霄坐起身子,长发凌乱的散在两侧,她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,眼中瞬间蓄起泪光。她看了一眼桌子上的假发套,犹豫再三,不情不愿的重新戴在了自己头顶上。整理好宿舍之后,她踩着点去了食堂。只不过让人意外的是,整个食堂里除了几位明星之外,就只有同期来的另外两个人。云奕霄端着盘子很自然的走到了座位上,看着身边吃着饭的黑娃诧异的问道:“他们人呢?”黑娃仰起头蹙眉说道:“你是睡的有多死,紧急哨都没有听见吗,他们一早出任务了。”出任务......云奕霄张了张嘴,目光呆滞的看着面前的盘子。一时间食欲完全消散。-----云奕霄坐立不安了一整天,直到傍晚时,才看见熟悉的车子驶入基地。她不管不顾飞奔到救援车前,看着从上面下来的男人,这才松了口气。“傅老大!”苏青玉抬眸看着她红红的眼眶就知道她担心了,他对着云奕霄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。抬手揉了揉她的发顶。语气平缓道:“没事,别担心。”云奕霄死死拽着他救援服衣摆,入手的感觉湿漉漉的,她睫毛轻颤了两下。队里的人接二连三从救援车上下来,强子正在脱自己的救援服,一眼便看见不远处的苏青玉跟云奕霄。他挠了挠头,脸上还挂着几点泥泞子,“嘶哎,这个小慕四什么时候跟老大关系这么好了?”随后又歪头看着林毅,下巴一扬:“小慕四不是你的小弟?”林毅身子一僵,机械的转过头:“告诉你别瞎叫,给你个忠告,跟小慕四保持一点距离。”强子:“???”苏青玉回了宿舍拿上洗澡的东西便要去浴室,身后的小尾巴一直默默的跟着。到了浴室门前,苏青玉转过身子,看着抬起头茫然的云奕霄,对着她指了指墙壁上的大字。无奈的笑道:“小丫头哥哥要去洗澡。”云奕霄了然的哦了一声,眼睛亮亮的:“那我帮你搓背?”她说完脸上挂着不怀好意的笑。苏青玉被气笑,抬手不轻不重的点了一下她的额头:“想的美。”“又不是没有给你搓过。”云奕霄毫不理会,跟着他就往里冲。苏青玉停住了脚步,后者直接撞到了他坚硬的后背上。他偏头哑着声音哄她:“哥哥没受伤,别担心,去外面等哥哥。”说完抬脚径自走了进去。云奕霄站在原地真的没在动,双手紧紧搅在一起,她确实是担心害怕他受伤才跟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