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丫鬟难当:先从厨艺开始攻略苏冉葶林洛丫鬟难当从厨艺开始章节

    晚膳间,看到桌上精致的菜式,尝到那熟悉的味道,林洛顿了顿,旋即露出一抹笑来。

    本欲晚些禀报的项甲,明了这件事是办对了,主子的心思,他还是能猜出几分的。

    冉葶在厨房忙活了一下午,时不时就往嘴里送点吃的,在庄子上她压根没吃饱过。

    直到吃撑了肚子,冉葶才回到原来的房间。

    她离开几个月,房间里竟还是原样,只多了点点灰尘,连她之前留下的首饰,都还在盒子里躺着。

    她将盒子里的那对素银手镯取出,这是大小姐赏的,能值个七八两。

    等找个机会秉明主子,这些个物件还是拿回家去,早点变现的好。

    现下她的愿望就是在赎身之日到来前,凑齐一百多两银子,留给她的时间不多了,四年而已。

    房间久不住人,冉葶便开始收拾起来,洒扫间,项甲过来寻她。

    “苏姑娘,在屋里吗?主子那等你过去伺候呢”

    冉葶没想到回来的第一日就被主子爷点名了,她开了门,委婉的拒绝。

    “奴婢这个样子,实在不宜贴身伺候,项管家,您差个体面的丫头过去罢”。

    项甲看着她不懂上进的样子,直摇头。

    “姑娘糊涂,能接你回来,那是主子天大的恩典,你不思图报,只一味躲着,就不怕被送回庄子上?”

    刚才是林洛亲口吩咐,着人过去伺候,这府里除了苏姑娘,主子也没让人贴身伺候过呀。

    况且院里何时有过体面的丫头,都是些粗使的婆子。

    冉葶一听回庄子上,顿时紧张起来,可这大晚上的去伺候主子,倒不是怕那档子事,横竖已经有过一回,也不是什么清白身子。

    只是现下自个儿又黑又瘦,恐遭了主子厌弃,将军府再无她容身之地,转头就被扭送回庄子上。

    她转念一想,便有了主意。

    “项管家,你且等我收拾收拾”

    冉葶倒不是去涂脂抹粉了,而是转身去了厨房,端起那烈酒烧刀子,咕咚咕咚猛往嘴里灌。

    烈酒火辣辣的,呛得她眼睛跟眉毛都拧到了一处,灌完酒,她顺了顺喉咙,就伸出双手用力的去拍打脸颊。

    拍打了没一会,黑扑扑的脸上就露出了少女般的红晕,竟比上了胭脂水粉还自然耐看些。

    都说酒壮怂人胆,因为第一次不好的记忆,只要主子爷靠她太近,冉葶就会紧张起来,本能的去抗拒。

    来定安院的第一晚,她就是太过紧张,遭主子赶出了房间。

    从今往后,冉葶得靠在这棵大树下,熬过四年,凑足赎身银子,今晚的表现,不容有失。

    项甲领着冉葶进了主子的房间,便轻轻的关上门退了出去。

    冉葶在来的路上,已觉走路一深一浅,这会子酒劲上来了,她努力的摇摇头,让自己清醒些。

    进了寝室,冉葶微微躬身行礼:“奴婢给主子爷请安”。

    她在原地低头等了好一会,也没等到个答复。

    冉葶便抬起头,用迷离的目光寻找林洛的身影。

    林洛正在不远处用玩味的眼神审视她,见她身形如此瘦弱,他微微蹙起了眉头。

    才去庄子上几个月,竟被折磨成这副样子,庄子上的管事,怕是不想活了。

    他全然忘了这都是自己吩咐下去的,只怕那管事不下狠手磋磨些,又会被罚办事不利。

    冉葶远远的候着,恍惚间,觉得前头有人在朝她招手,她便大着胆子,摇摇晃晃的走了过去。

    爱在职场